第九二零章 天巫河決堤

作者:鵝是老五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人氣小說:飛劍問道一念永恒仙宮青城道長白袍總管金庸世界里的道士玄界之門人皇紀

一秒記住【全本小說 www.hhxdujju.icu】,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狄九沒有再問,他開始感悟這里的天地規則。按照曹昔的猜測,渡不隨時都會來這里拿走遁去的一。他必須要在渡不來這里之前,將這遁去的一道鴻蒙道則拿走。

    曹昔看見狄九開始感悟天地規則,嘆了口氣,也沒有多說什么。她已經隱約猜到了渡不的所在地,甚至有一種感覺,渡不隨時都可能出現在天巫界。

    比起狄九,渡不的優勢實在是太大了。換句話說,如果不是狄九和她誤打誤撞來到了這個地方,狄九機緣再好十倍,將來也是被渡不煉化的存在……

    想到這里,曹昔微微一怔。能來到這里不就是機緣嗎?渡不當初能獲得八道鴻蒙道則,一樣是機緣啊。

    ……

    遠處嘈雜的聲音傳來,狄九睜開了眼睛。曹昔輕聲說道,“狄九,你的意識可以溝通這里的語言規則吧,你溝通我的意識,讓我明悟這里的語言規則。我雖然也能勉強猜到一些話,還不是特別清楚。”

    狄九根本就沒有想,意識直接溝通到了曹昔的意識。一夜感悟,他又是明悟了天巫界更多的基礎法則,再有幾天,他將形成自己的神念。只要神念形成,他的修為將迅速的恢復過來。

    當狄九的意識和曹昔的意識融合在一起的時候,狄九才知道這有多么魯莽。

    曹昔幾乎是赤裸裸的出現在他的意識之中,甚至他都可以看見曹昔小腹處的半月印記。狄九尷尬的同時,也是震驚曹昔完美的身軀。曹昔說天下沒有完美的東西,但她的身軀難道不算是完美嗎?

    曹昔臉一紅,她同樣知道自己有些魯莽了。意識溝通和神念溝通完全不同,她現在修為全失,一切都體現在意識上。

    好在狄九很快就明悟過來,將自己的預感規則感悟送過去,隨即收回了意識。

    “謝謝了。”曹昔心里嘆了口氣,感謝了狄九一句。這是第一次,有一個異性看見了她的一切。

    狄九一擺手,“曹師姐,我們在這里一起落難,自然是應該互幫互助。”

    曹昔正色說道,“狄九,從某種角度來說,這不叫落難,這是一種磨礪。其實比起渡不來,你的磨礪相對來說還不夠。甚至比起我,你也不夠。”

    狄九點點頭,沒等他說話,遠處就傳來怒吼聲音,跟隨著皮鞭已經落了下來。

    無數的俘虜被趕起來,走出盆地。

    狄九和曹昔跟著眾多的俘虜一起,有些疑惑的說道,“難道不吃早飯就要去修天巫河嗎?”

    很快狄九的猜測就變成了現實,在一群群大翼部族的兵士監視下,眾多的俘虜開始挖土,抬石……

    狄九和曹昔兩人都看不到天巫河的所在,只能跟在別人后面,別人挖土,他也挖土,別人抬石他也抬石。

    盡管這里的人每一個都力大無窮,可在大翼部族的監視下,這些奴隸的任務都是太過繁重了。不斷有人被壓趴下,然后碾壓身亡。也不斷有人累倒了,直接被丟進土坑埋起來。

    周圍的人,無論是被驅趕的俘虜還是大翼部族的兵士,似乎對這一切都覺得很正常,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反抗說話。

    一天時間不吃東西,除了狄九和曹昔兩人,死去的俘虜越來越多。狄九知道他管不了這么多,他只能一邊跟著眾人的腳步做事,一邊猜測著天巫河的大致方位。

    也許是感受到了絕望,累了一天的俘虜們在喝了一碗黑糊后,居然開始尋找女人。

    一些強壯的俘虜將一些女子撲倒,瘋狂折磨。這個時候,沒有了秩序,沒有了道德,有的只有絕望。只要是沒有保護的女子,這一刻都是任人魚肉。幾名強壯的男子盯上了曹昔,不過被狄九一拳一個轟飛后,就再也沒有人敢過來。

    接下來的幾天,狄九只是不斷見到俘虜死去。他自己甚至都麻木了,唯一讓他欣喜的就是,最多只要幾天時間,他就可以衍生出第一道神念。

    這天,狄九依然和曹昔一起,跟著眾多俘虜一起,搬運大石,挑挖土方。忽然間,前方傳來一陣陣轟鳴,隨即狄九就聽到了一陣陣凄厲的叫喊。

    狄九抬起頭來的時候,頓時驚呆了。巨大的洪流浪濤,就好像從天上傾倒下來的一般,沖了過來,無數的俘虜被洪濤卷走。

    “天巫河決堤了……”狄九總算是聽到了吶喊哭叫的聲音,這個時候無論是俘虜,還是看押俘虜的大翼部族的兵士,都是沒有任何反抗能力,被這洪濤卷走,然后消失不見。

    狄九也沒有想到,他看不到天巫河,卻可以看見天巫河的河水。

    “果然是遁去的一,真的是……”曹昔呆滯的看著那決堤而下的洪流,喃喃自語,半點沒有要躲避的意思。

    狄九卻沒有辦法不躲避,他一把拉起曹昔,跟著眾多逃避洪流的人沖向旁邊的高地。

    無論如何,狄九好歹也是一個超越圣體的肉身修士,哪怕修為全失,這個時候速度依然是無人能及。當巨濤洪浪從他之前站立的地方席卷而過的時候,他已經帶著曹昔沖到了更高的地方。

    腳下咆哮的巨浪席卷而過,無數人被卷走。之前滿是搬運石塊和泥土修天巫河的人,此刻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曹昔沉默不語,無數無辜的人,在她的眼前消失,可是她半點忙也幫不到。她唯一能做的,僅僅是看著而已。

    狄九卻閉上眼睛,感悟著河水的規則氣息。他心里有一種欣喜,這河水的規則,居然和他在五行宇宙中感悟到的水屬性規則完全不同。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狄九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看見天巫河的河水不知道什么時候消失不見了。

    一名身材高大的大翼部族的首領站在了一塊巨石上,語氣高昂的說道,“天巫河憤怒了,那是因為我們不夠虔誠,這是我們的錯誤,我們不應該忘記給天巫河血祭……”

    狄九聽到這里,就有些皺眉,他感覺到這家伙似乎要干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曹昔作為修為比狄九還要強悍的強者,自然也是感覺到了,她嘆息一聲轉頭看著狄九說道,“狄九,若是有一天你能煉化天巫河,記得一定要給天巫界建立完整的天地規則。否則的話,天巫界將徹底消失在宇宙之間。”

    見狄九不解的看著自己,曹昔解釋道,“天巫界的人之所以活著,就是因為天巫河。天巫界的人之所以活的艱難,一樣是因為天巫河。在天巫界應該是沒有水的,除了天巫河。所以他們生存的水是來自天巫河,這天巫河同樣也是要他們命的水。”

    狄九下意識的看了看天空,心說難道沒有雨?

    曹昔明白狄九的意思,繼續說道,“這里不可能下雨,你甚至看不到一片綠色。這里因為天巫河艱難的活著,也因為天巫河而死去。”

    那身材高大的大翼部族首領再次說道,“現在以朋友或者是家為一體的,必須站出來一個人,自愿血祭天巫河,只有一個人的,那就必須自己站出來血祭天巫河……”

    活著的人立即就驚慌起來,騷動再也難以避免,幾名想要沖走的人,立即就被石箭射殺。

    狄九看著曹昔說道,“等會我們兩個血祭,我去就可以了。”

    曹昔搖了搖頭:“不,我去吧。你不要以為這血祭還可以活下來,不要說你修為盡失,就算你現在跨入了第三步,你去血祭天巫河,也是必死無疑。”

    (今天的更新就到這里,朋友們晚安!)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78